情至荼靡,涓涓苦楚决堤出,难启齿谁又懂

     酒壶杯盏,自斟自饮,千杯下腹,仍不醉。那一抹清丽微风吹掀起了他的心帘,又袭卷了烟雨茫茫。蓦然回首,她却不在风吹雨斜处,再回眸,似乎又现她恬柔莞尔一笑如荷。继再看,只有点点灯火凄凄焉。情至荼靡,涓涓苦楚决堤出,难启齿谁又懂,在人间徘徊彷徨,寻觅着她在的桃园。

2526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目前评论:43   其中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