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开始为它过早地凋零惋惜不已

我弯腰拾起一枚不幸的绿叶,放在掌心,仔细端详起来———它生得很健康啊,脉络分明,柔柔韧韧,与枝头那些苍翠的叶子,并没有什么差异。
一点儿枯黄痕迹都没有的绿叶,我开始为它过早地凋零惋惜不已:那么多绿叶都在为浓郁的夏日积蓄着热情,都在为饱满的秋日努力着,而它却在梦想刚刚绽开时,便匆匆地告别了赖以生存的枝头,它该有着怎样的遗憾和不甘呢?原来,落叶不只是在秋天。花蕊一样年轻的生命,也会猝不及防地戛然而止。

我开始为它过早地凋零惋惜不已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